折戟者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

三面2

    ooc属于我,人物属于江南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幕低垂,世界素白一片,烈风呼啸着从冰面上刮过。雷塔娜面无表情地推开了铁门,门笨重,唯一的优点是结实,对于那些“危险”孩子来说足够了,那些人都做了手术,小女孩亲眼见过那些孩子如何在诡异的邦子声中移动,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沉默,一丝不苟地完成博士和助手的指示。她抓紧了手中的小熊佐罗,尽管她不知道那手术是什么,也足够让她早慧的心中充满对“做手术”的恐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零号等了她很久,尽管他的等也只是在拘束衣里‘等’,他没办法移动哪怕几尺地方。女孩看着蜿蜒的黑色长蛇在窗外游动,看见它的眼睛闪烁着金色的光,她打了个寒颤,用力裹紧了身上的一小件破外套。她见过这条蛇很多次,奇怪的是,孤儿院的所有人,孩子,护士,军人甚至博士,从未发现过它的存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好女孩”零号在她进来的时候微笑,他的双脸微红,眼睛闪闪发亮,像个童话里应该被父母捧在手心,帽子上插着羽毛的小王子。自从那次“发疯”,女孩一直和他保持联系,他讲着女孩如何成熟,怎么身材发育,像逐渐开张的大丽花;南方温柔的海湾,人们怎么通过岸上的灯火来想象家中的温暖;讲着瀑布如何从崖顶一泻而下,在半空有天使一样的彩虹挂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女孩呆呆的听着,她从出生到现在活动范围不过孤儿院的室内,草坪,运动场和实验所,尽管有图书,那哪里比得上男孩口中复述的精彩有生气?她仿佛能感受到崖顶充沛的水汽,温柔舔噬着岸的白浪。

评论(5)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