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戟者

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

三面4圣诞最后的狂欢

     你是否垂耳倾听?
他们是否摇摆不定?
你能否将他们打进一个结中?
你能否将他们系进一张弓中?
你能否将他们从肩头掷出
就像一个步兵?
        狂欢的气氛弥散在整个黑天鹅港,女人裙下雪白的大腿明晃晃的,平日里被包在护士灰白服装里,白色号衣中的大腿被解放了,它们现在处于蕾丝边,丝袜的装饰下,男人的雪茄、伏加特的供给则让一整个黑天鹅港疯狂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主啊,请赐予他们永恒的安息”邦达列夫俯视着狂欢的人群,轻哼着安魂曲,左脚有意无意打着节拍。“上校,请问您信奉上帝吗?”博士难得发问。邦达列夫放松地摇头“我的母亲是一位虔诚的教众,她觉得,每个人都应该有洗礼和弥撒,尤其是最后一次必须坚特。”“众生平等,尤其是在生死之间,尽管龙族血统让人超脱于凡俗,但一切依旧归于尘土。”博士双手攥往二楼栏杆,不带感情阐述着每个龙血拥有者的感触。“龙血使人强大,也使人疯狂,我的上帝,幸亏我龙血比例一直稳定,否则我现在应该在随便那个‘疯人院’。”
       “那么多胚胎全毁了有点可惜”邦达列夫试探着,他被实验储存室中密密麻麻,一眼看不尽的‘盒子’惊住了。“一切为了自由,上校。”他的眉眼低垂,掩住了中西伯利亚才有的铁灰眸子,好像那近万胚胎不是他半辈子研究成果一样。
      “上帝给了每个人生命,仅此一次,值得珍惜”博士转身“邦达列夫上校,请来吧,让我这个老人指给你黑天鹅港的唯一一条逃生路。”

评论

热度(5)